Shopping Cart

購物車內沒有任何商品。

#0430國際不打小孩日 #努力用前額葉拉住自己

諮商工作的空檔,和同事一起同儕督導。

同事聊著新接的孩子個案,照顧者在教養時,會打孩子。同事正努力試著和家長談這議題,想問問我的想法。

我說,我看到的是,受傷的大人。

我們靜默了一下。

我想是因為,我們腦中都浮現許多曾經遇過的媽爸,包括我們自己。

我繼續跟同事說起,我家老二出生那年的事。

那時候我家老二學會坐穩,和老大在客廳玩,我抓緊時間煮晚餐。

突然砰咚一聲,接下來就傳來老二哇哇的哭聲。

我飛奔到客廳,老大生氣地說:老二拿走他做好的積木,他就用力地推倒老二。我應該欣慰,代表我們之間有很多信任,老大才能這麼直接地說。

但當下我只感覺自己心跳很快、臉有些脹紅,很想對老大大吼、也想推他。

好在我的前額葉*管住我,我只有大叫、踢了地上的積木一腳,把老二抱起來惜惜,老大開始哭,有點慘烈的情況。

後來又發生一次。我只得面對,問問自己那個憤怒激動的部分哪來的?

「是一種不公平……我腦海裡浮現小時候被更大的孩子欺負的經驗;

是一種無助……我做不到一邊煮晚餐一邊處理孩子的衝突;

是一種過累……帶著二寶的第一年實在好久沒有好好休息過;

也感覺到沒信心……我不相信自己可以同時愛兩個孩子;

還有煩躁……就好像我小時候打擾到大人忙做事一樣……」

原來,是這些感覺在當下亂竄。

所以我減少煮食,增加自我休息的時間,

不要把大欺小這樣的畫面套在兩個孩子身上,

也讓自己慢慢去感受,兩個孩子都能感受到我的愛的感覺。

手足衝突仍會再發生,但我可以有不同的處理,不被自己內在的情緒和經驗綁架,孩子不會承接更大的衝突和混亂的身心感受。這是一種教養轉變的起點,也是一種自我轉變的起點。

經驗上,有許多媽爸的成長過程,都有受傷過的一塊。

我們可能在面對衝突、面對教養時,有許多的委屈、無助、害怕、緊張感受會浮上來,甚至是小時候留下的羞愧感,覺得自己好像怎麼都做不好。

所以,我們需要對自己更溫柔,允許自己去靠近內在,

問問自己到底在意什麼?感受如何?需要什麼幫忙嗎?

不需要對小孩和自己都這麼嚴厲。

有很多時候,如果有個地方,有人可以一起說說這些難搞的教養時刻,真的也會好很多。而有的時候,也可以召喚像樹洞般存在的心理師,傾吐、探索那些記憶下、感覺下的東西,讓受傷的大人療傷,重新陪伴自己和孩子。

願天下的我們,身邊都有個滋養的森林,和療傷的樹洞。

4/30國際不打小孩日,努力用前額葉拉住自己

也允許我們好好對待自己,去靠近自己的內在

#前額葉如何拉住我之腦內小劇場:

前額葉號稱大腦的指揮官,負責決策和調節情緒、管控行為。很慶幸在這種教養挑戰的當下,我的前額葉發揮了作用。我記得我腦中放送著讀過的研究資料,提醒我不要輕忽體罰的後果 (美國2016年的大型研究分析16萬名兒童,共發現有13項負面影響),而當下的打罵更破壞親子連結,也會刺激孩子留存恐懼情緒記憶。我愛我的孩子,也不想往後的教養更加困難。我知道若直接出手,事後肯定後悔。所以,好在得以停在失控邊緣,算是減災成功。

#江淑蓉臨床心理師

喜歡和孩子工作的心理師。雖然當媽後也常唉嘆小孩難搞,但仍珍惜曾經的全職育兒生活,現回到社區的心理工作,同時是#特公盟 (#臺灣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 )一員,繼續努力兒青、親職、遊戲議題。

哪裡可以找到我:

米露谷心理治療所:https://www.facebook.com/MiRuKuPsyClinic

蘭心診所:https://lansinclinic.com/services/child

#台灣臨床心理學會

#你的專屬健心教練

#衛生福利部計畫經費補助

20220430 不打小孩日 江淑蓉

highfly0124
highfly0124
文章: 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