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ping Cart

購物車內沒有任何商品。

#疫情下談飛行員職場心理健康  #0428國際工殤日

#國家運輸安全調查委員會李苡星臨床心理師

飛行員工作耀眼、高薪、可環遊世界、體驗異國文化,近年來工作環境在許多先進科技的導入下,相較過往更為人性化,已成為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職業;然而因產業特性,飛行工作需長期輪班,飛行員易因生理時鐘紊亂造成睡眠不足與慢性疲勞,且因飛行時間長、久坐,使得生理活動量不足,增加罹患腸胃道、肌肉骨骼等相關疾病的風險;尚有和親朋好友生活作息不同調,衍生社會互動侷限等人際問題;對於有家庭孩子的飛行員而言,不同調的生活型態更常是夫妻感情失和、家庭職責分配不均、角色扮演失調的重要因素。

根據一項美國哈佛大學的調查,約有12.6%的飛行員曾有憂鬱情緒,4.1%曾有自殺意念。幾年前國外更有飛行員因憂鬱症復發,於執勤中趁另一位飛行員上廁所將駕駛艙鎖上,自行更改航向,發生飛機高速撞山的失事。

2019年COVID-19大爆發重創航空業,許多班機因疫情停飛,飛行工作保障與派遣方式大受影響,加上政府檢疫隔離措施之施行,部分飛行員可能陷入飛行派遣與檢疫隔離的無限循環中,使原有的社會支持網絡因而斷絕,增加了飛行員產生額外身心壓力源之機會。

光鮮亮麗的飛行工作背後,許多飛行員背負著巨大壓力。面對身心健康問題,飛行員比起一般民眾因更擔心疾病汙名化與失去高薪工作而常將問題隱藏,或使用一些不適當的因應方式如酒精、藥物紓解,而延誤接受專業協助的時機,也因而易衍生飛安上的疑慮。

因此,不論從員工身心健康或飛航安全角度,民航主管機關與各航空公司亟需對飛行員身心健康予以重視,更重要的是採取具體、積極之作為;國際民航組織已於2020年提出疫情期間飛行員心理健康維持與促進指南,其中一項具體作為是在飛行員的工作環境建置一套完善的同儕支持機制(peer support program),並將民航主管機關、衛生主管機關、航空公司相關資源進行連結與整合。考量飛行員遇到身心壓力問題不易主動求助之特性,以及這幾年疫情衝擊下衍生的飛行員心理健康調適議題,同儕支持機制若有機會於國內航空業推展,將是一種從制度面有效營造飛行員友善職場環境與身心健康促進之方式。

#以上言論為筆者專業觀點 #不代表機關立場

 

#李苡星臨床心理師

臺大心研所(臨心組)碩士,曾任民航局航醫中心首席臨床心理師,為歐洲航空心理協會(EAAP)認證之航空心理學家。專長為航空人員身心健康評估與治療、適職性評估、運輸事故之人為因素調查。

#你的專屬健心教練  #台灣臨床心理學會

#衛生福利部計畫經費補助

20220428國際工殤日 李苡星
highfly0124
highfly0124
文章: 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