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防疫如作戰,我們齊心面對

防疫如作戰,我們齊心面對

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蔓延,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已提升至一級開設。這段時間以來,民眾感受到恐懼、無助、憤怒的不安情緒,日常生活受到影響,也帶來人我之間信任感的緊張度。信任不只是個認知議題,是對世界系統的穩定信念,更是一種情緒安定的特徵。從心理發展而言,但若能夠度過危機,也會發展出「希望」的質素。希望不是東張西望的不安尋找,是一種意志力,可以釐定計畫,同時評估、慎選與善用所有內在及外在的資源與支持,以協助達到目標。希望是對威脅的一種回應,是一種未來性導向的信念。目前疫情蔓延的擔憂,更是我們提升健康意識,實踐健康行為的重要契機。

本會成立以增進國人心理健康為宗旨,提出以下呼籲。

首先,防疫必然帶來生活上的限制,自我規律更形重要。無助情緒中,保持希望感,但不是抱持不切實際的樂觀態度,認為上帝庇佑的信仰、科學技術的進步,或者人類的終極理性運作下,危險將可避免。我們需貫徹健康行為,面對外界訊息能夠審慎判斷,不被過度訴諸恐慌、不實資訊所淹沒,同時,也能自我健康管理,建立規律的生活形態。透過如此內、外線索的覺察,一有狀況立即尋求專業協助。健康行為是一種積極性預防,改變帶來不便,但健康促進更能提升生活品質。

其次,當感到不安或感受壓力時,釐清壓力來源,是重要步驟。可以嘗試將感受到的壓力事件記錄下來,評估這樣的事件是可控制與否、持續影響時間、感受的強度、可預測感的程度等,而後判斷這樣的想法是合理的或有無其他信念可加以對話,避免陷入單一思維的漩渦。或是透過閱讀、冥想、書寫、運動等方式,充實生活、正向思考,避免對外部資訊過度在意。正常作息,調整呼吸不急促放慢,一般而言,一分鐘內呼吸次數在812次左右,可保持心情穩定。但當感受到身心壓力超過預期的負擔,就近尋求臨床心理師所在相關單位的協助或諮詢。

再者,從自我到他人,不要汙名化周遭他者。當以獵巫心態認為他者都是可能的感染源,認為一切都是別人的錯的歸因,同樣陷入信任破局的處境。我們呼籲,「照顧自我,關切他人」是同等重要。被確診者或遭受居家檢疫、隔離者,也是面對共同的戰役。有人是不幸直接陷入困局,我們不該以敵意態度標籤他人,我們都是在這場戰局內,他們不是局外人。以同理方式面對他人,重塑人我信任關係,社群共同體的生成,更是這場防疫戰鍛鍊出公民意志的力量凝聚。

最後,這場疫情戰役,也是人性的考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薩拉馬戈(Saramago)曾提到:「有人說,世上沒有『盲』這種東西,只有『盲人』;但時間的經歷只告訴我們一件事,便是世上沒有『盲人』這種東西,只有『盲』」。在「盲目」作為一種隱喻下,我們不陷入盲流,透過健康行為提升心理防疫力,是促發心理資源組織活化的時機。同時,此次全球危機事件的衝擊,也深刻召喚我們省思人我存活關係,以及面對他人的關照倫理。

我們共同面對這場防疫戰役,心理防疫力的增強就從健康行為促進維護開始。

臺灣臨床心理學會

http://taclip.org.tw/index.php/2019-01-27-00-13-29/2019-01-27-09-10-11/item/1557-%E9%98%B2%E7%96%AB%E5%A6%82%E4%BD%9C%E6%88%B0%EF%BC%8C%E6%88%91%E5%80%91%E9%BD%8A%E5%BF%83%E9%9D%A2%E5%B0%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