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臨床心理學會對於立法院陳節如等立委所提 《心理師法修正草案》之意見

in 學會公告

 台灣臨床心理學會2014/6/18

本學會反對陳立委所提心理師法修正草案之條文,期盼此案能同時保障受助與受醫群眾之身心安全福祉,以及維護專業醫事工作(心理衡鑑與心理治療)之效益。強烈建議依據產官學多方面的實徵意見,再行充分規劃。

陳案擬增「國外大學、獨立學院之六年制心理系、組或相關心理系、組主修六年制臨床心理或心理諮商、心理治療等學程,得有學士以上學位者,得應心理師考試」一項條文,並擬取消臨床心理師與諮商心理師之分,並整併其業務範圍。本學會對此有諸多疑慮和擔憂,取重要之二點,回應如下,以說明此案尚不可行,需再進行充分討論與規劃。

(1)維護心理功能不足者之醫療照顧權益與基本安全人權,此增列條文不宜執行。

立法委員陳節如等16人提案修改「心理師法」,其針對應考資格的主要論點為「綜觀現今由考試審議委員會認定之相關心理研究所,主修臨床心理或主修諮商心理者,實仍為少數,形成窄門效應。導致大學心理相關科系之學生在畢業後,若無法考取臨床、諮商研究所,恐浪費對臨床及諮商仍具熱情的多數人才。」其中提到的「窄門效應」與「浪費具熱情的多數人才」,其實是站在錯誤的位置來解說心理師法的立法精神。

任何一種專業的形成,都是為了回應社會的需求;專業成形以後,便有相應的義務與權利。依照中華民國《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法施行細則》,正面表列出42種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依法律應經考試及格領有證書始能執業。這樣的規定源於這些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所從事之業務與公共利益或人民之生命、身心健康、財產等權利有密切關係,所以需要特別立法來規範與保障這些公共利益與人民權利。

臨床心理師在臺灣已有60年的歷史,當民國88年「臨床心理師法」在立法院提出並一讀通過時,也是為了「健全醫療體系,加強病人醫療照護」,且「建立專業制度,對臨床心理師之業務、責任及管理作適當規範」,以「有效管理,強化臨床心理師功能」。目前的心理師法,除了第六章包含一些救濟措施(特考)外,其餘五章多是用來監管、要求、規範、指導心理師的;相同的體例在其他的醫事人員法規中都可看到。這些法規,主要保障的不是專門職業與技術人員,而是「公共利益與人民」。

從這樣的角度回頭看看臨床心理師目前的養成,可以發現真正應考資格的討論重點其實並非碩士學歷,也不僅是抽象的熱情,而是過程中培養出的三類專業基本能力:專業知識、實務訓練及人格特質。其一的專業知識,讓臨床心理師有能力判斷、評估造成心理疾病的潛在問題,並且知道使用假設驗證的方法,輔以心理治療的原理與技術,小心翼翼摸索著個案的心理歷程,並嘗試加以改變。其二的實務經驗之累積,透過這階段的訓練,除了實際接觸個案瞭解個案的異質性外,並可讓臨床心理師有能力屏除操作治療技術的焦慮感,以及其所產生的障礙,能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在重視個案的個別性下,尋找適當的途徑以瞭解個案、幫助個案。其三的適當的人格特質,使臨床心理師們可以時時刻刻以個案的福祉為考量,以個案的利益為念,在良心上避免自己惡意的剝削、利用個案,使個案可能在治療當中的損害可能性降低。這三種能力相輔相成,不可或缺。

現行的臨床心理師訓練以及證照的考覈制度,即是依據上述三種能力的培養為目標:在碩士班入學考的階段,筆試評估專業知識準備的程度,而口試初步評估這些潛在學生的人格特質;當通過筆試並於口試獲得青睞,代表這個考生具有臨床心理師的「養成潛能」。在碩士班入學後,這些學生還需要在研究所三年的學習中接受進階的專業知識訓練,且需要在見習與實習的課程中由督導逐步教導技術的實踐,並在督導協助下有意識地覺察自身人格特質、價值觀對於臨床服務的影響或限制。在一年臨床實習及格且取得碩士學位後,方可報考國家證照考試,以考覈臨床心理師是否在上述三種能力已經「達到及格」的標準,其及格者即發予證書。因此,現行臨床心理師的養成制度,目的是希望對此專業充滿熱情、通過各階段考驗取得執照的臨床心理師們具有足夠的專業知識與實務經驗,且不具有潛在傷害的人格特質。這種嚴格的專業考覈、半師徒制的治療教學、以及長期的人格觀察,才是臨床心理師真正的應考資格。

在這樣的脈絡下重新理解「窄門」,發現這反而是對人民權益的保障,更是專業的自我規範與堅持;無論法律將應考資格修改成何種形式,這樣的堅持與保障都將持續也應該存在。為保障受助與受醫者群眾之心理福祉,更應為有熱情從事心理專業工作者建立良好專業養成之完整訓練管道。

 

(2)基於臨床心理師與諮商心理師養成教育不同與執業範疇的差異,反對取消臨床心理師與諮商心理師之分別與整併其執業範疇。

臨床心理師法的業務範圍是以心理衛生的預防和治療觀點訂定的。故業務範圍的第一、三、四及五條係以發展、個人及社會適應的觀點訂定條文,故可獨自由臨床心理師獨立執行業務。第六、七及八條係以精神衛生法的精神疾病的定義為依據,若發現疑是精神疾病(精神官能症、精神病等)則須醫師之診斷及照會或醫囑為之。在臨床醫務工作上,國際通用的DSM診斷系統為了增加對精神疾病診斷的信效度,是以症狀為精神疾病的分類基礎。近年來,隨著遺傳、神經科學及心理病因的研究越來越多,DSM系統已經發展至第五版,也明確地強化神經生理與心理功能之重要性。例如,DSM-5第二部分的第二章是「思覺失調類群與其他精神障礙症(schizophrenia spectrum and other psychotic disorders)」,乃為傳統的精神分裂症、第二部分第一章講述神經發展障礙症(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第二部分第十七章講述為神經認知類障礙症(Neurocognitive Disorder)。由此可知其生物心理基礎在生理-心理-社會之重要性,不只著重於心理-社會層面。 

美國的臨床心理師養成訓練大都在心理系,不但著重於心理病理及心理衡鑑的訓練,且基於生理、生物、基本心理歷程、知覺、認知、發展、性格,以及生理心理學等基礎科目之培育,屬於理、工、醫走向。故目前台灣各校養成臨床心理師之研究所,要求非本科系考上之同學應補修上述基礎心理課程作為臨床相關課程九學分(心理病理)、六學分(心理衡鑑)、六學分(心理治療)之基礎專業能力。然而,目前台灣諮商心理師養成訓練大都在教育學院,屬於文、商、法走向。兩者訓練各有專長,故臨床心理與諮商心理師是不宜合併。